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梧桐日记网

残雪挂在梧桐枝头

发布:admin04-26分类: 梧桐养殖方法

  而如果到了晚上漫步在这里,等到最后一批梧桐树叶回归大地,真正的冬天也就来了。白日里,一年走到尽头。从二十世纪初到现在,又安静得可以听见树叶沙沙,连绵不断地排列着百年老建筑。曾住过许多中外名人。转眼间,但是却总有一层神秘的面纱。从静安古寺到交通大学,华山路文化底蕴厚重,

  华山路常常车水马龙,你会由衷地喜欢上这座城市。自南京西路起到肇嘉浜路(徐家汇)的几千米中,这些百年老建筑中。

  “法国梧桐”,并非原产地法国,而是中世纪时英国人杂交培育出来的新种,它的原名“伦敦梧桐”(London Plane),法语叫“Plantane”,以法国种植最多。上世纪初,从法国移民到此,原是慰解法国人的思乡之情,谁知道落地生根,像个中法混血儿,落户当年上海的法租界。

  余庆路没有任何公交车的干扰,大多数时光,这条路上行人稀少,安静的道路两旁,是成行的法国梧桐,绿树掩映中的,是一幢幢南欧风格的房子,有红色的瓦顶,窗子两边,有螺旋状的柱子。罗马式的阳台上,攀满了枝叶纷披的长春藤,洋溢着古老欧洲的典雅与浪漫。感觉中,仿佛来到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家乡。

  不仅在衡山路,淮海路、东平路、常熟路、新华路、华山路,这些道路两旁的各具特色的老房子和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交相辉映,烘托出了上海马路的独特气质。

  对近代以来的中国人来说,“法国”还有“巴黎”,代表的是摩登的浪漫世界,具有神奇的诱惑。所以,香谢丽舍大街上的“法国梧桐”,只因为叶子和中国古代的梧桐树有一点类似,就成为人了上海人口中的“法国梧桐”。

  这个状态是不会停留的,一不留神,抬头再看,梧桐树会告诉我们,已经踏进夏天。

  不宽的马路,干净的街道,两边风格迥异的建筑,各类休闲酒吧与特色小店,赋予了衡山路独有的格调。正是有了这些法国梧桐,整个街道极富欧陆风情。这里的法国梧桐体态匀称粗壮,悠远的历史也使树的枝叶异常繁茂,经过修剪的树枝密密地遮盖了路的上空,烈日炎炎的夏季,这里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。

  不过,上海的法国梧桐,还比它们的原居地巴黎更浓密有致。它们也不像南京古木参天的大梧桐,那么古朴肃穆,婀娜多姿的上海梧桐,站在路旁一百多年,是上海小资情调的目击证人。

  徐女士介绍,她是在2009年10月份家里大扫除时发现房子长毛的,墙体半米高以下的部位长满了黑毛,墙面起皮,墙漆一块一块地脱落,十分难看,而且脱皮和发霉现象还有向上蔓延的迹象。积极助力农牧民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

  由于淮海路以前属于法国祖界,建筑及具法式韵味,道路两侧均种植“法国梧桐树”,极具欧陆风情。他是与巴黎的香榭丽舍、纽约的第五大道相媲美的大街。上海人还有一句老话:“外地人爱去南京路,上海人爱逛淮海路”——可以看出上海人浓郁的淮海路情节。

  上海的许多街道都能见到法国梧桐树,其中不乏路段的梧桐树,长得粗壮又枝叶繁茂,到处可见浓荫形成绿色隧道。

  “春风桃李花开夜,秋雨梧桐叶落时”,“梧桐一叶落,尽知天下秋”——梧桐是秋天第一个落叶的树木,只是古人笔下的梧桐,和“法国梧桐”完全就不是一码事,因为它不是梧桐,而是悬铃木。

  春天来临的前夕,总有几天,市政府的街道工作人员,都忙着为马路旁光秃秃的梧桐树修剪,信宜市供销系统开展“送科技下乡”活动锯掉过高过密的树枝,维持树木高度和透气度;清理后的梧桐,在接下来的数周,枝头发新芽,展现最清新、最青翠的绿色,让人特别能理解春的意义。

  4月1日,朋辈志愿者们陆续进入示范答疑室,发扬“奉献友爱,互助进步”的志愿者精神。志愿者的工作牌延用了梧桐叶的设计,传承了120周年校庆志愿者助人为乐、荫泽大地的“小梧桐”精神。在学校123周年校庆来临之际,答疑室里的“小梧桐”们用奉献、友爱、互助、进步的实际行动为母校庆生。

  知名作家蔡珠儿曾在香港报纸上,刊登过一篇小品问《法国梧桐》,里面是这样提到法国梧桐和上海的:

  有人说,从东平路的一头走到另一头,一个人可以一直用最闲适的心情和步调去走。确实,这是一个安静的地方。没有公交车,行人也不多。东平路至今不通公交,独爱她僻静深幽,不同于衡山路的张扬外露。

  后来,上海修建13号线地铁,因为搬迁了茂名北路和石门一路一带的150棵“法国梧桐”,而遭到市民的举报投诉。去年,上海更是推出了专门的“落叶景观路”,摄影爱好者和市民,马上涌入了武康路、余庆路等地,有的甚至是举家前往。

  上海不是每年都下雪,不过,最近每隔几年都会狠狠地下一场大雪,城市在白雪的覆盖下,明净澄透,残雪挂在梧桐枝头,又是另一番景象,上海顿时变得很秀气,像一个高贵淑女,有点高不可攀。

  在民国时代,上海是中国最现代的城市,上海人称之为法国梧桐,全国人也就照搬了。南京成为新政府的首都以后,城市规划师们也引种了大量的法国梧桐进来,其他如武汉、杭州、青岛也有不少。

  新乐路原名亨利路是一条小马路,很短,从西头走到东头,不过十五分钟。在百盛、陕西南路小店,以及以前的襄阳路市场的包围下,一直显得很是安静自在,似乎与周遭的环境很特立独行,马路很幽静,两旁种满了梧桐树,很有欧洲邻里酒吧的感觉。和附近人山人海的淮海路相比,它多了分从容的贵气。

  上海分明的四季,同样被梧桐演绎得淋漓尽致。每一天看梧桐,每一天都有变化,令人明白什么叫“活生生”。

  “有法国梧桐的地方,就适合走路和停驻;春夏有亭亭青伞,足以庇荫思绪,秋冬有沙沙落叶,踩出满地韵律。世界上有两种城市,有法国梧桐、以及没有的;巴黎、上海、纽约、南京、伦敦、墨尔本,都因这树而有种气派。”

  梧桐叶很大块、很密、很厚、很绿,这种绿跟春天的青翠完全不同,夏天的梧桐是墨绿色的。在这个季节,人们喜欢走在两旁种满梧桐树、路面并不宽阔的马路,如新华路,梧桐从两边伸出枝叶,在马路上空握手,形成一条绿色的隧道,树荫为人们遮挡酷热的夏日阳光,忘记了上海难耐的盛夏。

  【危害特征】蚜虫主要危害李树新梢叶片。新梢被害严重时呈卷曲状,生长不良,影响光合作用,以致脱落,影响果树产量及花芽形成,并大大削弱树势。

  沿路为高级住宅区,全路段均为花园洋房和公寓,其建筑风格又以Art Deco艺术装饰为主。街道景观高度绿化,沿路尽是法国梧桐,绿树成荫,环境幽雅,为上海文人雅士最爱之居住地带。

  从四十多度的高温,一下子可以掉十多度,每年气温快速变化的时节,热空气遇冷凝聚,都会下一场雨,一场标志性的雨,告诉我们秋天已经翩然而至。接下来的数周,梧桐叶会变黄褐色,会掉落。

  上海人对于法国梧桐的情结,也是由来已久,且根深蒂固。上世纪90年代,政府曾大规模砍除法租界的梧桐,特别是淮海路两旁有80年历史的古木,引起市民不满,园林方面为此立即迁回、“补种”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